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我们的感情,无处安放 wkuq3nma

初识——C市   

   

我,凡凡,姓“凡”,名“凡”。不知道是不是名字原因,导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平平凡凡。   

林雨夕,念书时认识的姐姐,名字诗意,人长得也漂亮。与我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,不过却像亲姐姐一样待我。   

   

林姐是C市一个大酒店的大堂经理,她的生日派对也选在了她所在的大酒店里。事业有成,性格和善,几近完美的一个女人。她所交的朋友遍布各年龄层,像她那样成功的社会人士,像我这样的学生,很多很多。   

   

为选礼物,我耽搁了挺长时间,最后冒着毛毛细雨匆匆忙忙地往酒店跑,一到餐厅门前就跟来人撞了个满天星中科获平安医院殊荣。   

“不好意思,没撞疼吧?”很有磁性的声音,我抬头,眼前站着一个穿着很干净的男人,年龄应该有二十七八了吧。我摸摸额头,摇摇头说没关系。他微笑着从我身边绕过去。   

我晕晕乎乎走进餐厅,林姐笑着迎上来:   

“丫头终于来了。”   

我递过礼物:   

“姐姐生日快乐。”   

林姐拉过我在她身边坐下来,环顾四周,全是我不认识的人,当然了,平时我总喜欢宅在宿舍,本身朋友就不多。包间里几张很大的圆桌,看桌上这五花八门的菜品,应当花费不少吧。大家各自摆谈着,林姐为周围的人相互做着介绍。我们对面的那一桌一直笑声不断。有个跟我年龄差不多少的男生,脸上洋溢着很灿烂的笑容,他就是欢笑的来源,周围人的注意力几乎都在他身上。   

“韦潼,又在那傻乐呢。”林姐冲着那个男生笑笑。   

男生走过来,坐在林姐左边的一个空位上,双手拖着下巴撑在桌上,用无比机灵的眼神看着林姐:“怎么是傻乐呢,多少女孩拜倒在我的魅力笑容之下呢,瞧瞧,标准的4颗美牙哦。”说完还不忘露出牙齿,眨巴几下眼睛。   

呵呵,真够耍宝的,不过样子还挺可爱的,换了其他人,会不会觉得有点小恶心?   

“没事笑着街上到处转转,说不定被谁谁发掘了去拍牙膏广告呢。”闻声望去,是刚才和我在餐厅门口撞到的男人,他扬起嘴角看着名叫韦潼的男生。   

“大哥好。”韦潼笑着朝着他做个鬼脸,回自己位置去了。   

林姐看着韦潼嘴里的“男人”,眼神无比温柔:“就你治得了他。”男人微笑不语。   

林姐转过脸对着我:“丫头,这位是陆麒。”接着转向左边:“这是凡凡,我妹妹。”   

“姐夫好。”我起身,瞬间林姐的脸有点点泛红。   

“妹妹好。”陆麒很有绅士风度地对我微笑,示意我坐下,并没有否认我刚才的称呼。他长得不错,看上去成熟稳重,有威严,又不失亲和力。   

   

不知不觉中感到很拘束,可能是和大家都不熟的缘故,林姐忙着挨桌敬酒,我和周围的人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时不时看看韦潼他们那边,一直都是欢声笑语的,“姐夫”和所有的人也都聊得都很投机。   

直到晚餐结束,林姐邀请大家到酒店的地下酒吧(Laughingbar)喝酒,本以为终于解放了,可以溜之大吉,却被她硬拉了去手部白癜风。   

Laughingbar很大,装潢非常华丽,整体咖啡色调,柱子和墙壁上都有亮晶晶的装饰,灯光打上去,各种五彩斑斓。   

我坐在吧台边上,看着人们跳舞,唱歌,外加无聊的数手指。韦潼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和别人有说有笑,也许是太无聊了,我总是忍不住去看他,有点好奇,甚至想找机会和他搭话。   

“不去跳舞吗?”   

我转过身,原来是“姐夫”,他在我身边坐下,“看你今天一直很沉默,传说中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哦。”   

“姐夫认识我么?”我懒洋洋地看着他。   

“听夕儿说起过你。”天,“夕儿”这个称呼实在是,弄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   

“你们的保密功夫做得真好,我居然不知道有这么个姐夫的存在。”   

陆麒呡了一口红酒,“你又没有问啊。”真是被他的话噎死,这种事还要我来问。“小朋友念几年级了?”   

我斜着眼睛盯着他,嘴一歪:“什么小朋友啊,像我这年纪的在乡下都当妈啦。”   

“在我看来,你就是小朋友啊。还是很小的那种,小不点一个。”他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想揍他一顿的冲动。   

我拖着下巴怒视他,如果眼神可以杀人,他应该已经去到那个四处都有小天使飞的地方见耶稣了。他却狡黠地笑着看我:   

“看你一直色咪咪地看着人家韦潼,第一次见面就看上人家啦?”   

真后悔没多长几南昌知名白癜风医院只眼睛,否则这个“姐夫”还可以活?   

“去去,你们这些‘老年人’思想还没有我们这些‘小朋友’单纯,看几眼就是看上人家,那我现在这样盯着你,不就是爱上你啦?”我盯他盯得眼睛都要爆出来了。   

“哦,现在的小朋友向人表白都不脸红的,爱我可以,不过被你林姐收拾了,我就管了了,哈哈哈哈。”   

我无语,两个字,“倒霉”,想我平时那么能说会道的,面对眼前这个“姐夫”完全有理说不清。一世英明不能就这么给毁了,所以我选择保持缄默。见我不说话,他就越发开心地逗我。   

“聊什么那么开心啊?过来跳舞。”林姐从舞池那边过来,拉过陆麒。   

“小朋友一个人无聊,陪她说会话。”陆麒转过身,朝着韦潼那边喊了声:“韦潼!你过来陪凡凡聊聊天。”话音刚落就被林姐拖去跳舞了,临走还不忘狡黠的对我眨了下眼睛。此时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啊。   

韦潼招呼了一下周围的人,就径直来到我身边,可我这时候居然不敢直视他。   

“凡凡是吗?我是韦潼。”   

我一个很不自然的笑:“你好。”尴尬,相当的尴尬,此时此刻真想找个地洞钻。   

“你姓什么?”   

“姓凡啊。”   

“姓凡名凡,很特别哎,以后生小孩可以叫凡凡凡。”韦潼一下来了劲。   

“呵呵,那我得嫁给跟我一个姓的人啦?”这时的我,脸有些微热,“你去陪朋友玩吧,我准备回去了。”我悄悄地打量他,发现他也在看我。 有白癜风怎么办   

“好主意哦,我也想回去了,正愁找不到借口呢。”   

“这样走了不好吧。”   

“没事,人多,走几个,他们不会发现的。”   

“我回学校宿舍的,有些远。”   

“不怕,我有车。我们现在就溜。”   

说着,他起身就往外走,我拎着包,匆匆忙忙跟了出去。   

出去之后才知道,原来他说的车就是11路,倍受打击。步行就步行吧,有益健康。我跟在韦潼后面,仔细地打量着他,看着他的背影,原来他那么高挑,我还不到他的肩膀。沈阳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   

“对了,你是林姐的妹妹,以前怎么没见过你?”   

他突然转身,我差点撞他身上,“我们在网上认识的,近一年了呢,一直关系不错,正巧我今年来C市读研,偶尔见见面。”   

“哦
返回列表